奇书网 > 世间最后一条真龙 > 第10章:垃圾而已

第10章:垃圾而已

最新网址:www.qishuta.org

    一位女子,出现在陈仙衣面前。

    三十来岁光景。

    衣衫魅惑,蓝裙及大腿根,玄青色长袜柔和顺滑,真丝织成,极富质感,编有玄奥云纹,包裹着一双亭亭修纤长腿。

    素白上衣也极短,露出杨柳小蛮腰,盈盈不堪一握。

    领口开得极大极深,峰峦叠嶂,沟壑深谷,风光壮阔,低头不见脚尖。

    一袭金发波浪般翻卷,如瀑倾泻,从洁白如玉肩颈处垂落胸前,媚眼如丝,缠绵悱恻。

    一把与人同高的奇异弯刀插在地上,握柄居中,两端为刃,寒光流淌不息。

    强者气息,冲天而起。

    只是此刻,金发女子脸色极为不善。

    敢辱我牧濯西?

    哼!让你生死两难。

    却忽然莞尔一笑:“奴家牧濯西,见过小哥哥。你来仔细闻闻,奴家哪里臭烘烘了?”瞳孔间闪出七彩迷离之色,一眼之下春心荡漾即刻沦陷。

    陈仙衣小腹一阵火热。

    好强的妖气。

    微笑道:“好的,那我来仔仔细细闻闻。”

    直直走上前去,目光直勾勾盯着牧濯西胸前壮阔。

    突地一拳递出。

    牧濯西惊怒交加,区区武夫境少年,如何能在自己的“七彩琉璃瞳”下保持清明?

    不待细想,双手合拢堪堪挡住那一拳。

    娇躯悬于空中连退二十余丈。

    这一拳打得她周身气息翻腾不休,她死死盯着陈仙衣,七彩琉璃瞳术再出:“小哥哥,好大的力气呀,打得奴家好痛呢。”

    陈仙衣哈哈大笑:“收起这套把戏,别丢人现眼了。好好的和我堂堂正正打一场,我或许可以考虑夸你一句:老大姐身材保养得还不错。”

    老大姐?

    牧濯西脸色瞬间变黑,欺老娘太甚。

    “啊!我要杀了你”

    一声歇斯底里怒号。

    光华闪烁,一尊雪白妖狐本体霸气显化,身后三条长尾遮天蔽日。那把奇异弯刀化作一根项链挂在脖颈间。

    竟然是一尊异常罕见的三尾妖狐。

    秀美狐首摇动,弯刀项链光华大作,飞掠而出。

    紧接着,三尾飞舞中,化作浩荡白幕扑向那位青衫少年。

    刀光瞬息刺入少年身躯。

    下一刻,身影如琉璃破碎。

    “老大姐,这么慢,怎么杀人?”

    陈仙衣声音从牧濯西身后传来,紧接着一拳递出,穿过三条柔软狐尾,砸在本体背脊。

    枪芒一闪,浮屠枪在手,瞬间停在三尾妖狐咽喉处。

    受此重击,牧濯西口吐鲜血,再难维持本体,再度化作人形,躺在地上,曲线优美,极尽诱惑。

    牧濯西盯着陈仙衣,“你到底是谁?这次探索鱼龙遗宫的名单里没有你。”

    陈仙衣随口答道:“玄京周浩然。”

    牧濯西一怔,愣了半天捧腹大笑:“你说你是周浩然?哈哈哈哈哈,笑死人了。”

    陈仙衣略显尴尬,“难道你认识周浩然?”

    牧濯西板着脸道:“不告诉你。”

    陈仙衣摇了摇头:“无所谓,反正我不在乎。”

    说罢,蹲在身来,双手伸向牧濯西腰间。

    牧濯西惊惧交加,厉声道:“你要敢碰我,我师尊一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这一刻,她终于有些慌了。

    只见陈仙衣双手如电,将牧濯西腰间一枚锦囊摘走,又取走她指间储物戒。

    这才淡淡道:“鬼叫什么?我没那么饿,不是什么都能吃下去。”

    说罢,似乎听到什么异动,起身如电离开。

    留下牧濯西羞怒交加,躺在原地,胸前起伏不定,显然被气得不轻。

    但眼下情况容不得多想。

    她强压心绪,只得运转元力疗伤,因为疗伤丹药都被那狗贼抢走了。

    过了片刻,听见藏经宝阁外传来声响。

    趴在门缝一看:

    十名铁甲骷髅缓缓而来。

    个个是蓝品真皇境巅峰。

    鱼龙铁卫?

    牧濯西浑身一颤,转身从另一方向破墙而出,飞速逃走。

    ——

    这绝对是一家超级宗门的嫡系门徒。

    陈仙衣斩钉截铁下了论断。

    因为那个储物锦囊和储物戒里,实在美不胜收。

    灵石如山,整整五十万。

    太豪气了,谁出门会带五十万灵石?

    嗯!有,牧濯西。

    不过这老大姐除了有钱,别无他物。

    储物戒里倒是还有几套贴身换洗衣衫,香腻扑鼻,柔软滑腻。

    陈仙衣光风霁月,自然不会有任何亵渎下流之举。

    只是轻轻一嗅,即刻放下。

    ——

    若此刻有大能修士,站在鱼龙遗宫高处俯瞰。

    自然可以瞧见,湖泊、山脉、平原,连绵不绝,将数万余座宫殿围合。

    穿过虚空乱流落在远处山脉的那些年轻修士,都逐渐向宫殿群汇集而来。所谓鱼龙遗宫,就是指这片宫殿群。

    突然,一道苍莽声音响起:

    “诸位青年才俊,请停下脚步。”

    “本座乃是此间主人龙君大帝一缕神念,在此等候万年,就是为等待各位的到来。”

    “本座修炼万年,最终寿元耗尽,却不得突破,只得抱憾陨落。但吾之大道,却不可因此而断绝。”

    “听闻诸多遗宫秘境,为传承大道,设置诸多试炼环节。然而本座却不耐烦做此等琐事。”

    “各位皆为传承而来,十日之内,可以尽情搏杀。十日之后,还有争锋之心的,可到鱼龙殿一会。本座将在那里欢迎你们。”

    “届时,鱼龙殿内,谁能力压群雄,谁就是我龙君大帝大道传承之人。”

    “另外,那个将本座宫殿搬走的贼子,就莫要来了。乖乖等着遗宫开启,然后给我滚出去。”

    最后一句,如雷霆降世,震动百里。

    ——

    陈仙衣正藏匿在一处宫殿深处。

    闻言大怒,“怎会有如此小气之大帝?”

    剑仙女子淡然道:“大帝?就凭他也敢称大帝,也就骗骗你们这些小修士。区区小鱼化龙,小肚鸡肠,自然格局不大。”

    出门在外,第一讲格局。

    陈仙衣沉吟,“所谓大道传承,真的那么珍贵?”

    剑仙女子道:“对其他人说,是的。”

    “对你来说,不是!”

    “有九羽大凉剑在,世间剑道,莫不俯首。”

    “区区鱼龙之道,垃圾而已。”

    陈仙衣眼中精芒一闪,“那是要夺别的东西?”

    剑仙女子道:“那具圣骨,可以吃。”

    陈仙衣傻眼,“啊?我可不要吃死人骨头。”

    剑仙女子解释道:“此吃,非彼吃也。鱼龙圣骨蕴含有一丝龙力,这才是最珍贵的地方,恰好,九羽大凉剑最需要这种东西。懂?”

    陈仙衣:“懂!”

    补充道:“抢下来。”

    ——

    龙君大帝那一缕神念突然再度响彻云霄:

    “贼子怎敢如此猖狂?又搬走本座一座宫殿。”

    怒意蓬勃,看得出来,的确很生气。

    ——

    陈仙衣沉思,“难道还有谁和我一样?把人家宫殿搬走了?”

    殿外突然响起几道声音:

    “张兄,你可知道在遗宫开启时那位神秘少年的来历?”

    另一人冷哼道:

    “那贼子胆敢辱我父王,若看见了,必杀之。”

    另一道声音道:“张王一击之下,那贼子竟能避开,张兄还是要谨慎为上。”

    那张姓青年傲然道:“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遇到我张雄,我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

    陈仙衣藏在暗处。

    盯着那群四处搜索察看的年轻人。

    原来是先前出手阻我进遗宫那人的子嗣。

    杀我?

    目光逐渐锐利。

    心念一动,本命剑“幽冥”无声出现,没有一丝剑气波动。

    “幽冥之剑。”

    只见“幽冥剑”瞬间消失。

    下一刻,出现在那位自称张雄的锦衣青年咽喉前。

    毫不停歇,轻轻穿过咽喉,留下一寸长伤口,鲜血喷涌而出。

    张雄目光中满是惊惧,身体直挺挺倒下。

    毫无察觉之下,竟被幽冥一剑杀死。

    陈仙衣默默收回“幽冥”,不再理会剩下之人,悄然离开这片区域。

    第二把本命剑,只有一招。

    名为幽冥之剑。

    专门于无声无息处取人性命。

    以陈仙衣当下的蓝品武夫境施展出来,青品以下,无人可挡。

    而此间之内,至高不过真皇境而已。

    ——

    离开之后,剑仙女子突然发问:“是否杀心过重?”

    陈仙衣脸色平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并不是什么嗜杀之徒,只是张家这对父子,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直接打算杀我。人命在他们眼中,蝼蚁而已。所以,我必须让他们知道:生命,需要敬畏。”

    剑仙女子道:“极有道理。修行之路曲折艰难,一颗道心至关重要。尤其是你,想要炼化九羽大凉剑,到了后期,一颗通透剑心才至关重要。所以,你就按本心行事吧。”

    陈仙衣很意外,“我以为你会怪我。”

    剑仙女子道:“只要一颗剑心不受蒙蔽,就算你杀遍满天神佛,屠尽太古诸族,我也会支持你。”

    陈仙衣沉默:“谢谢。”

    剑仙女子亦沉默:“滚。”

    ——

    鱼龙遗宫被封藏万年,灵气炽盛。

    接下来的日子里。

    陈仙衣一边四处搜刮遗宫宝物,一边苦修。

    自从修为尽失之后,他就明白:实力才是拥有一切的前提。

    没有实力,周族会百般阻扰他和周潇然在一起。

    仅仅是周浩然,就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

    没有实力,就连陈族少主之位他都保不住。

    更别提赴十年炼剑之约,追查血脉身世了。

    所以,魂海之内,那一粒神念几乎昼夜不停,淬炼本命剑。

    而作为掩人耳目的枪修。

    三千层大枪术,未来可期,也需要努力修炼。

    慎独与自律。

    最为难得,但陈仙衣有。

    ——

    转眼十天过去。

    那尊大帝神念似乎限制很多,除了调动鱼龙铁卫四处追杀入境修士,并无其他奇特手段去追查将他大殿搬走的人。

    鱼龙殿。

    位于数万余座宫殿中央。

    此刻大殿之内,置有无数桌几。

    桌几之上,空无一物。

    一名年轻僧人已然盘膝坐下,双目闭合,轻诵佛经。

    又有一位身穿破烂道袍的小道士走进大殿,看了一眼僧人,直直坐在他对面。

    出声问道:“小秃驴,这次出门喝酒没?”

    年轻僧人斜了他一眼:“滚。”

    小道士也不在意,笑嘻嘻道:“等出了鱼龙遗宫,我请你喝酒去?”

    年轻僧人考虑片刻,“可以。”

    僧人难禅和尚,道士李北冥。

    分别来自金刚寺、余粮观。

    乃是大魏国境内极为妖孽的天才修士之一。

    ——

    不多时,金发女子牧濯西出现。

    此刻,她全无妩媚之色,满脸冷漠,自顾自坐下。

    接下来出场的是五雷府道士鹈鹕。

    他似乎和余粮观的李北冥很不对付,冷冷看了他一眼。

    李北冥绝对是个话痨,“怎么?看我不爽啊,那就打一架。”

    鹈鹕目光锐利,思索片刻,没有出手。

    之后一位身穿麻布短衫的矮壮青年出现,安静坐下。他来历神秘,一时无人和他搭腔。

    最后入场的则是一位斗笠青年,腰悬长刀。

    赫然正是公孙小鱼。

    他扫视一圈,满脸热情向牧濯西走去,两人似是相识,准备坐在她旁边。

    岂料,牧濯西冷冷道:“滚。”

    公孙小鱼讨了一个没趣,摸了摸下巴,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牧仙子有令,在下自当从命。”

    转身正待落座。

    目光却停留在大殿门口,凝滞片刻,哈哈大笑:

    “我就猜你这家伙就会来凑热闹。”

    牧濯西一眼看去,立刻站起身来,杀机几乎化作实质。

    陈仙衣!

    ——

    陈仙衣奇道:“你怎么在这里?”

    扫视一圈,顿了一顿,“待会儿再聊,我这会有事。”

    他走向牧濯西,将储物戒抛给她,淡淡道:“你的换洗衣物在这枚储物戒里,还给你。”

    牧濯西脸颊浮起羞怒,脸色变幻数下,不言不语,收起储物戒坐下。

    公孙小鱼目光奇异,盯着陈仙衣。

    陈仙衣和公孙小鱼并排而坐。

    公孙小鱼沉吟片刻,“其实我是大魏长陵王嫡子,先前领了监察使差事,四处巡查。也是为了修炼。”

    陈仙衣脸色平静,“嗯,知道了。”

    公孙小鱼奇道:“你一点都不惊讶?”

    陈仙衣没好气道:“随手扔出牛逼哄哄的撑天盾,说几句话就能压制陆族。能是寻常监察使?我不问你,不代表我没脑子,好吗?兄弟。”

    公孙小鱼讪讪一笑。

    就在这时,龙君大帝那道神念虚影出现在大殿正前方:

    “诸位,鱼龙圣骨就在鱼龙殿之下。”

    “将旁人杀出大殿,最后留在这里的,当为传承之人。”

    众人面面相觑。

    压轴大戏来了。

    竟是如此粗暴简单的大乱斗。

最新网址:www.qishuta.org

新书推荐: 一朝穿成萌宝妈,她被独宠成赢家 重生了,谁还安分啊? 被反派女主拖到书里怎么办 美女知青被读心后,女主被退婚了 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 狐妖小红娘心愿 无双神医 人在洪武,朝九晚五 抗战:县长?请叫我列强! 弃侯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