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一万个我同时穿越 > 第七百五十一章 不胜人间一场醉

第七百五十一章 不胜人间一场醉

最新网址:www.qishuta.org

    本就暗流涌动的传位大典,在这句话出现后,像是被瞬间引爆了一般,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在下方传来。

    与之相反的是,高台上的尹家众人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好似压根没听出这句话里蕴含的险恶用心。

    就在这时尹仲上前一步,将手中的血如意高高举起:“宝物就在这,还有谁不服的,都给老夫站出来吧。”

    此话一出,就见数道人影从越众而出,离开人群,来到距离高台最近的位置。

    “怎么,尹二爷难不成还想跟在场这么多英雄豪杰动手不成?”

    依旧是那个尖锐的声音,只不过此时众人已经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这是一个白面长须的中年人,三十多岁的样子,举止动作充满了阴柔的气息。

    “我道是谁,原来是无双门的谢掌门,只是不知道,阁下有什么资格,代表在场的同道,对我剑山庄如此说话?”

    尹仲脸上尽是不屑之色:“别说是你,哪怕是无双门上一代掌门,也不敢在这里撒野!”

    “那加上我们呢?”

    站在另一端的魁梧汉子突然开口:“尹二爷,别说我等没有提醒你,这江湖的水比你想的深。人啊,就怕被眼前的事物迷惑双眼,须知很多时候,你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提示了。

    加上此人姓王,之前那人姓谢,以及剩下一个姓萧的家伙,几乎闭着眼睛都能猜出他们的身份。

    王谢袁萧,目前朝廷中,除了司马家之外,最大的几个门阀。

    其中更有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

    由此可见他们的分量。

    尹仲能轻松无比的将这三人杀死,但接下来御剑山庄就会面临灭顶之灾。

    好在现在并不需要他做主。

    “少主。”

    装着血如意的盒子被递了过去,安柏正要接过,就见远处突然激射而来一根铁丝,顶部还缠着枚无比锋利的飞刀。

    尹仲瞳孔一缩,正准备出手,但有人却比他更快。

    安柏微微抬起两根手指,轻而易举的就夹住了铁丝,然后往旁边一拉,无比恐怖的力道将隐藏在暗处的人给带了出来。

    “杀了。”

    “是!”

    尹仲看着倒在不远处的女子,口中轻轻一吹,盘亘在房顶的血蟒立刻闻声而动,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那边咬去,

    眼看女子就要被獠牙穿透,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将她给带到了远处。

    “是他们!?”

    尹仲清楚的看到,出手之人乃是童氏一族的打扮,顿时忍不住了。

    安柏不等他说,便直接挥了挥手。

    后者眼中精光一闪,化作幻影追着出手救人的童博而去,血蟒也紧随其后。

    高台上就只剩安柏一人还站在最前面,

    由于尹仲的态度,以及他刚刚出手的架势,下面的人不敢真的将他当作后辈看。

    “想必你就是御剑山庄的下一任庄主了吧?”

    阴柔的谢掌门轻声道:“把血如意交出来,保你尹家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若是不交”

    虽然话没说完,但其中威胁的意思已经昭然若揭。

    “聒噪!”

    安柏双目微睁,变天击地精神大法运转,本来还自信满满的谢掌门突然双目一瞪,随后在其余两人惊骇的目光下,突然抬起一只手掌,狠狠拍在了自己的头顶百会。

    砰!

    鲜血从七窍中渗出,他直直的倒了下去,还没等落地,就已经失去了呼吸。

    “诸位!”

    安柏压根都没朝这边多看一眼,连带着两個惊骇莫名的门阀代表,也都是如此,他看着下方已经看傻眼的江湖人:“正所谓蛇无头不行,咱们晋国江湖已经一盘散沙太久了,尔等不过是碌碌之人,不过某不在乎这些,今天只要跪下来,那就是我御剑山庄的自己人,若是不跪,那便是敌人。”

    “少庄主,你这也太霸道了。”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走了出来,他的地位貌似还挺高,周围人看到后,脸上的表情有着明显的不同。

    “我等不过是过来庆贺而已,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客人,尹庄主,你还不出来说句话?难道真想看到山庄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是啊,尹庄主,伱出来说句话啊!”

    “刚才的事情,我们就当小儿辈胡闹了,尹庄主,你素来公正,想必也是被蒙在鼓里对吧?”

    老者话音落下之后,七嘴八舌的声音接连响起,安柏的话被当作了小孩胡闹。

    连带着无双门的掌门诡异死法,也被抛在了一旁。

    面对这群情汹涌的状况,尹浩低着头,一声不吭,看样子像是默认。

    这个态度,终于让这些江湖人察觉到了不对,纷纷又将目光重新转了回来。

    “霸道?”

    安柏的嘴角微微上扬,“你们怎么说都好,我只有一句话,那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本就已经紧绷的气氛,在这句话被说出来后,顿时就像是被引爆的炸药桶。

    能出来混江湖的,没有几个有好脾气,一言不合就生死搏杀才是常态。

    安柏无疑是犯了众怒。

    只是,他根本不在乎。

    随着兵器出鞘的声音响起,一个性情刚烈的刀客悍然出手,想要砍向不远处的铁卫。

    但还不等刀子递出,身体就不受控制的改变了方向,锋利的刀刃直接划过了刚刚商量好,一起出手的同伴。

    后者到死都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并且,类似的情况还不止一处,每当有人准备出手,兵器就会诡异的打在结识之人的身上,然后无比干脆的自杀。

    这些人也不是傻子,看到这情形,哪里还敢继续动。

    “妖法!这小子是个妖人!”

    “童子尿,谁有童子尿!”

    “用便溺之物更方便,快去茅房挖屎!”

    乱糟糟的动静,已经足以说明这些人心中的慌乱。

    本来跳的最欢的一拨人,早就变成尸体,剩下的这些要么是投机取巧之辈,要么就压根是被吓破了胆子。

    “跪下,生!站着,死!”

    安柏皱眉看着下面,虽然本就没指望这些人,但素质还是太低了些:“你们只有一盏茶的时间考虑,是生是死,全在一念之间!”

最新网址:www.qishuta.org

新书推荐: 腰间指痕 我的超时空酒馆 从梁祝开始燃烧世界 港片:你洪兴仔,慈善大王什么鬼 重生之都市邪尊 穿越末世我靠抽奖成了最强基地主 来自末日 神降葬礼:我在地狱卖艺为生 我的人籍岌岌可危 不写出师表,你北什么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