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红楼御猫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惊呆众臣的林黛玉

第三百七十七章 惊呆众臣的林黛玉

最新网址:www.qishuta.org

    贾琮这个工部右侍郎主管虞衡清吏司,兼管大夏兵器研究院。

    掌制造、收发各种官用器物、核销各地军费、军需、军火开支,主管全国度量衡制及熔炼铸钱,采办铜、铅、硝磺等事。

    进入六月后,大夏与萨摩藩的第二次火器交易已经到了尾声,千田刚一不愧是贾琮的“好朋友”,以三千五百两一门的价格,购买了三百五十门火炮。

    火炮的价格比之前还要高出五百两,但千田刚一还是觉得值。因为这次的火炮是神武大将军炮Ⅱ型外贸版,射程、威力都要超过外贸初代版。

    附带购买元祐Ⅱ型燧发枪一万支,单价一百二十两。加上火炮火枪所需火药、弹丸等物,总计三百壹拾贰万零八十四两白银。

    大家都是朋友嘛,贾琮大气的将零头给抹了,只跟千田刚一收了三百壹拾贰万银子,并且还邀请其去妙音坊看戏听曲吃了顿饭。

    他请客,千田刚一付钱!

    萨摩藩这个狗大户银子真多,贾琮琢磨来琢磨去,这三百万两白银还不能把萨摩藩的口袋掏干净,故而从工部的废弃图纸中找出来一堆水师战舰的设计图。

    在好一顿的忽悠下,千田刚一的心火热起来。

    “永丰伯对外臣真是太贴心了,您说个价,萨摩藩买了!”

    于是乎,去年从倭国本土送来的七百多万两银子除了零头,尽数进了大夏户部的银库中。

    城南十里亭下,贾琮亲自送走了不停抹眼泪的千田刚一一行。

    望着逐渐远去的千田,贾琮都忍不住感慨起来:“唉,这千田刚一真是……太实在了,我都不好意思继续忽悠他。聂郎中,你说下次咱们要不要稍微给便宜点?”

    随同而来的礼部的聂朝仪撇嘴道:“伯爷,银子都装进口袋了,咱再说这些话就有些不要月……呃,有些那啥了。再说了,那些火器、战船都是咱们的人没日没夜一锤子一锤子敲出来的,多收点钱怎么了?能卖给他们那是咱们瞧得起他!”

    “这年头说什么仁义那都是虚的,只要能给大夏带来利益,坑的就是‘好朋友’。如今倭国内乱,他们打得难解难分,对火器的消耗速度剧增。物以稀为贵,下次来,价格统统翻倍。不买?可以,咱们就卖给萨摩藩敌对的势力。”

    “正好这几天肥前藩与肥后藩的人要来,下官先拿他们试试水,看能不能多赚几百万两银子。唉,这哪哪都要花银子,司里还等着米下锅呢……”

    身后那两个礼部主客清吏司的官员听到这些,对视一眼后苦笑起来。

    完了,他家的郎中大人彻底被永丰伯带歪了,好好的一个温润君子现在只要一开口就是银子、利益。

    聂朝仪怨念颇深,他觉得贾琮还是不够狠,这一趟才赚了“区区”五百万两银子。

    倭国内部如今都快打出狗脑子了,萨摩藩急需补充火器,这时候不翻个两三倍价钱,这不是败家子嘛。

    大夏身为宗主国,维护藩属国和平安宁天经地义啊。仗如何才能打不起来?当然是倭国各藩的实力均衡才行。

    既然萨摩藩有了大夏的火器,那其他藩也应该有。

    嗯,就应该如此,看来工部的工匠们又要没日没夜的敲锤子了!

    想到此处,聂朝仪警觉的看向贾琮:“伯爷,咱们先说好,这一次肥前、肥后两藩的人过来,您就安心呆在家里别出来,一切都交给下官来处理。”

    哈?

    “你要干嘛?”

    聂朝仪神秘的笑了笑,在贾琮耳边小声说道:“一单生意赚五百万两太少了,下官打算在肥前、肥后两藩的身上赚这个数……”

    贾琮看着聂朝仪伸出来两根手指,整个人都惊呆了。

    “两百……不对,两千万?”

    好家伙,这厮是想把肥前、肥后两藩一次性榨干吗?

    礼部的官员向来给人一种恪守礼仪、温润君子的形象,但实际上礼部的人要是切开了看,一个个都是黑的。

    特别是主持外交的礼部官员,就没几个善茬。

    太宗时,时任礼部员外郎夏之策奉旨出仕高昌,不料正值高昌内乱,叛臣邬关明废掉高昌幼王,在铁木耳汗国的支持下自立为王,宣布奉铁木耳为宗主国,背叛天朝,并且扣押大夏使团。

    夏之策在龙禁卫密探的拼死营救下,逃出高昌。

    按说这个时候他应该想办法回国请求朝廷出兵平叛,可夏之策那会才二十五六,正是年轻气盛时。

    想到那些为了解救自己死在高昌的大夏勇士,一气之下持节往西域走了一圈。

    以一人借西域十二国大军,组成八万联军直扑高昌。只十日就攻破了高昌王城,斩杀悖逆叛臣邬关明,恢复了高昌鞠氏的王位。

    并且在高昌王城会盟西域诸国,重新制定了中原王朝与西域的宗藩体系。至此才有了大夏军队入西域驻防的先例,初步完成了大夏对西域的控制。

    夏之策回到京城后,被太宗皇帝一路提拔,历任礼部员外郎、礼部侍郎、礼部尚书、内阁辅臣,逝后谥号文成,入太庙奉祀。

    对了,这位猛人的后人也猛的一批,其孙名曰夏令行,曾亦是担任过礼部尚书,如今更是大夏内阁次辅、建极殿大学士。

    当初就因为鞑靼汗对太上皇不敬,在太上皇会盟万国时,单骑闯过鞑靼汗帐砍过鞑靼的重臣。

    回城的一路上,聂朝仪与有荣焉一脸崇拜的给贾琮科普着历代礼部官员的光荣事迹,胸脯拍的啪啪响,给贾琮做着保证。

    “伯爷就是心太软了,竟然给千田抹去了八十四两银子的零头。这一回您尽管放心,肥前、肥后两藩的人,回去时身上绝对不会有一文钱!”

    嘶!

    贾琮闻言深吸一口凉气,大夏礼部的这群人,真是比资本家还要资本家!

    被聂朝仪喋喋不休的抱怨了一路,贾琮终究还是败下阵来,苦笑着拱手道:“行了行了,我服了你了,都交给你,都交给你。正好最近纺织那边的事比较多,火器这边我就不管了,你放手去做。”

    夜间用膳时,贾琮将此事说给林如海听,这位接了文老貔貅的大夏财神爷眼睛都笑眯了。

    “聂朝仪这个人操守、能力都是顶尖的,陛下曾与我说过此人,将来定有大用。”

    这一点贾琮也赞同,当初自己就是在聂朝仪的帮助下把倭国来朝的十一藩耍了个团团转,吓得倭国各藩纷纷求着大夏卖给他们火器。

    “户部虽说暂时不缺银子,但陛下有意推进四年义务教育,到时候要用银子的地方很多,从倭人的口袋多赚些银子也是好事,让聂朝仪去试试吧。”

    林如海心中粗略计算了一下,若四年义务教育在全国铺开,每年要投入的银子绝对是数百万两以上。

    大夏的家底还是不够厚实,多赚些银子是对的。至于说倭人因战争而贫,关大夏什么事。

    ……

    七月初二,上吉。忌开光、盖屋,宜嫁娶、祈福。

    宁国府上轻车都尉、昭勇将军、右武卫指挥佥事贾蔷,迎娶德清长公主之女庆城郡主涂思琪。

    同日,贾蓉之妻秦氏因身体不适请来御医诊脉,不想竟是有了身孕。

    圣人闻之大悦,以曹太后的名义赐下大量赏赐,并遣数名宫中老嬷嬷照看秦可卿。

    贾敬在仔细叮嘱了贾琮之后,第二天就回了一趟城外玄真观,将“出家为道”的贾珍吊在树上狠狠抽了一顿。

    整整一个夏天,贾琮将心思几乎都用在了羊毛产业的事情上。中秋节前,第一批从安北送来的羊毛终于变成了各种各样的羊毛织物,出现在京城的各家商铺中。

    柔软暖和的羊毛衫立刻成了京城百姓的心头好,价格亲民,便是普通人家也能给家里人置办一件。

    当然,富贵人家也不会失了自己的身份,机器产的普通羊绒衫不够华丽,那还有皇家纺织所产的精品手工羊毛衫,上面金丝银线的纹身,绝对够彰显贵族身份。

    仅这一批的羊毛产业生意,就给户部送去了高达一百多万两银子的商税,而且让安北那些牧民第一次有了足够的银钱来储备粮食盐巴舒舒服服的过冬。

    根据龙禁卫送回来的消息,安北各部的牧民几乎家家户户都给二圣立了长生牌,就供在长生天神位的两旁。

    皇庄收纳的那些穷苦妇人也因在皇家纺织做工,赚了不少银钱,算是能真正靠着自己的本事养家糊口了。

    八月十四,皇帝召集群臣,于奉天殿召开大朝。

    天刚蒙蒙亮,大夏门前就已经聚集了不少马车。大夏逢一、五、十召开大朝会,昨日突然宣布今日要召开大朝会,定然是有什么大事要说。

    故而今日一早,在京七品以上文武都是早早起来,沐浴熏香,穿戴整齐前往皇城。

    “咦?你看那边……”

    原本正在围成一团扯闲篇的官员们纷纷看向不远处出现马车,好奇的打量着。

    大朝会嘛,宁荣两府只要身上有品级的自然也要前来。

    不过林如海、贾政、贾琏、贾琮、贾蓉、贾蔷以及宝玉都是骑着马来的,他们的中间还护着一辆马车。

    等车中之人下来时,宫前文武更疑惑了。

    只见黛玉今日身着大礼服,戴珠翠九翟冠,身穿红大衫、鸾凤纹霞帔、金坠子,持玉圭,在贾琮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

    “文安公主怎么来了?”

    “许是财相顺道护送过来给娘娘请安吧。”

    “不像,这会才什么时辰,请安也不可能来这么早。”

    “你说,会不会是也来参加大朝会?”

    “嗯?嗯?嗯?”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大夏可还从未有过女子参加大朝会的先例!

    黛玉在林如海的带领下走到几位内阁大佬跟前,福身问安。

    “诸位阁老晨安!”

    周炯笑呵呵虚扶一把,和蔼的说道:“殿下晨安,第一次来参加大朝,会不会紧张?”

    天呐!我听到了什么?文安公主真的是来参加大朝会的?

    四周的文武官员纷纷侧目,一个个惊讶的看向黛玉这边,由窃窃私语逐步变为哄哄闹闹的大讨论。

    黛玉环顾四周看了看,万众瞩目之下,她的确有些紧张了。

    “大相公说的是,晚辈这会手心都出汗了。不过能有幸为国朝出力,为生民百姓做些实事,晚辈还是很激动的。”

    周炯冲着黛玉眨了眨眼,小声安抚道:“说实话,当初老夫第一次参加大朝时也紧张的很,差点闹出大笑话来。还有永丰伯,殿下可能不知道,永丰伯第一次参加大朝会时,他一个武勋子弟竟然跑到文官队列中去了,让人笑了很久。”

    一旁的贾琮捂脸:“老爷子,这事就别提了哈,那不是当初我还小嘛,不懂这些。”

    “那行,不说这个。还有一事永丰伯肯定没跟殿下说过,元祐五年铁网山围猎,陛下赐了永丰伯龙禁卫千户一职,他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去皇帐前替陛下站岗……”

    嘶!老倌,这事你也要说?

    果然,见黛玉来了兴趣,周炯不顾贾琮的求饶,悠悠说道:“那会陛下因一事大怒,摔了手中的茶盏。永丰伯闻声冲进皇帐大喝一声有刺客护驾……然后前脚绊右脚,自己把自己绊倒了,平地趴在了地上,硬生生把自己摔哭了!”

    啊啊啊啊啊……

    贾琮无法去堵国朝宰执的嘴巴,只能“无能狂怒”的想要去捂黛玉的耳朵,却被贾琏哈哈大笑揪住了脖颈。

    黛玉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贾琮的糗事,亮晶晶的眼睛变成了月牙儿,冲着贾琮捂嘴笑出了声。

    帮着贾琮回忆完过往,满足了恶趣味的周老爷子这才抚着长须跟黛玉说:“大朝会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殿下未来要做的事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甚至是挫折。不要怕,此事利在当代、功在千秋,殿下将来必会名垂青史的!”

    咚、咚、咚……

    恰此时景阳钟响,宫门缓缓打开。

    已经不那么紧张的黛玉再次给周炯福身一礼,声音清脆悦耳:“多谢大相公的指点,晚辈谨记于心。”

    ……

    因从无女子入宫参加大朝的先例,殿御史也懵逼的厉害,思来想去只好将黛玉的位置放在了宗室队列的前排。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诸卿免礼,平身!”

    皇帝驾临奉天殿,一番高呼万岁之后,他威严的说道:“诸位爱卿应该很疑惑,为何今日朕会将你们喊来宫中,又为何会将文安招来奉天殿,与诸卿一同参加大朝会……”

    说道此处,刘恒的目光往黛玉的方向看了看,微微点头。

    只听他继续说道:“那是因为国朝要做一件利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百年大计,元祐朝的今日将因此载入史册名传青史。”

    “朕决定,自今日起,大夏正式开始推行义务教育,凡我大夏子民,无论男女,年过七岁即可免费入官学读书……”

    “一切所需费用,皇家内库出六成,户部出四成。”

    “礼部设义务教育司,由太子主管,文安为礼部义务教育司郎中,辅佐太子管理义务教育司一应事务。”

    “各部寺衙门必须全力配合义务教育司,尽快将义务教育推行全国。”

    “圣人云有教无类,诸卿皆为圣人门徒,如此盛事,岂可言后呼?”

    月票推荐票

    吟诗葬花的林黛玉要进化啦,大女主搞事业的林妹妹各位读者老爷爱不爱?

    今晚就先更到这儿,明日继续。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qishuta.org

新书推荐: 赘婿沈浪 离婚后,被退婚的美女总裁找上门 战王起死回生后,娇娇王妃宠冠京城 被病娇邪神强吻!我在恐怖直播爆火了 官场弃婿,被渣后走上仕途巅峰 斗罗:抢唐三气运后拿稳女主剧本 导演:女明星们太想进步了 真千金重生后,有亿点本事怎么了 命剩两年,九个姐姐把我赶出家后悔终生 反派:冷艳校花竟对我图谋不轨